改嫁疯批太子爷,旗袍美人艳翻京圈_第11章:苦肉计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1章:苦肉计 (第1/3页)

  凌晨一点。

  “草!闻州怎么还没出来?”顾白蹲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,神色担忧:“这都一个多小时了,不行,我得进去看看。”

  他说着站起来就要往里冲,被徐泽湛拦住:“门口都是军队看守,你进得去吗。”

  顾白急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?姓张那小的不嘴欠,闻州能揍他吗?难不成张松还真打算要闻州赔他儿子一个蛋?”

  “我给我二伯打个电话。”梁沐川皱眉道。他今天没拦着是想让傅闻州把情绪发泄一下,谁能想到他直接把人给打残了。

  徐泽湛:“妈的,不就是欺负闻州他爷爷死的早,爸妈又早亡身后没人吗,这个张松,下台都多少年了还端着腔呢。”

  梁沐川一边打电话一边道:“张松没那个胆子真对闻州怎么样,别担心。”

  顾白刚想开口,突然看到门口一瘸一拐走出来一个人,浑身都是血迹,衬衫和裤子破了好几个洞,露出来的伤口格外渗人。

  “闻州!”顾白立刻跑上前把人搀扶住,见他满身都是被打出来的伤,差点气到失语:“不就废他儿子一个蛋?至于把你打成这样?!”

  徐泽湛草了一声:“你他妈不知道还手啊!由着别人打?你以前在m国打地下黑拳的本事呢?”

  梁沐川走上前,看了一眼他的伤势:“回医院。”

  傅闻州黑发上沾的都是血水,他随手一抹,牵扯到手臂上的伤口,“嘶”了声:“不去,死不了。”

  顾白见他还一副固执无所谓的态度,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就犟吧,死了哥几个都不给你收尸!”

  张松的人打的位置绝妙,专挑哪儿最疼最不要命往哪儿打,傅闻州全程一声没吭,直到墙上的挂钟指向整点,那人停手离开,傅闻州才强撑着身体走出来。

  他活动了一下筋骨,伤口随着他的动作渗出血渍:“行了,你们都回吧,我还有点事。”

  “这么晚了你还有什么事?你这一身伤不回去养着?”顾白没好气地说。

  傅闻州从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