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苍守夜人_第951章 文墟,文道坟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951章 文墟,文道坟场 (第1/3页)

  大苍守夜人正文卷第951章文墟,文道坟场一个声音从左侧山峰传来:“无颜道友,适才这位是何人?”

  “江海飘零客,风行一叶春!”命无颜道:“小女子如今重新换回爹娘所取的名字:命天颜,道友莫要以无颜二字称之,天下无颜之客何其多也?小女子岂敢在这些前辈面前自称‘无颜’?”

  无声无息中,命天颜冲天而起,消失!

  众位隐士同时一惊。

  这话中有话啊……

  天下无颜客何其多?小女子不敢在前辈面前自称无颜!

  说起来斯文淡雅,但言语之犀利,锋锐绝伦!

  天下间无颜的人太多了,而且是前辈!

  我跟这些无耻无颜之徒相比,什么都不是!

  折射出什么?

  无忧山下一隐八百年,她没有诞生出佛性,反而将她这把剑给磨得更锋利了,这个当年就以惊世骇俗名扬圣殿的奇女子,又会谱写出什么样的风云?

  事儿有些大了!

  她的突然转变是因为来的这个人。

  这个人是谁?

  为何能够让平静八百年的古井再度狂潮大作?为何能换来这位眼高于顶的女子一句如此盛赞:江海飘零客,风行一叶春!

  他到哪里都是一抹春风!

  包括圣殿高人隐居的忘忧谷!

  林苏片刻间已在三千里外。

  他的前方,是一个特殊的所在,文墟!

  什么叫文墟?文道废墟!文道坟场!

  文道也是有坟场的,里面葬的不是人,而是文,文道高人有很多人都有惊世之作,这些惊世之作或惊艳于当代,或造福于后世。

  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作品很特殊,在出世之初,作品相当风光,惊艳了一个时代,但是,经过时光的检验,或者经过论证,证明这作品误入歧途。

  这样的作品让人无限伤感。

  它浸透了主人半辈子或者一辈子的心血,断然舍不得就此付之一炬,但是,它又实实在在不能流传,怎么办?

  圣殿毕竟是以文为根的,文就是他们的根基,面对这样有分量的废文,设了一座坟场,废弃的文道作品,送入文墟,埋葬于此。

  这就是文墟的存在意义。

  但决不是所有文道废品都有资格入文墟的,入文墟的文道废品层级之高,难以想象。

  圣人的废稿可入,准圣的废稿择优而入,高等级的圣宝残片可入……

  至于一般人的废稿,有何资格葬于文墟?直接一把火烧个干净也就完事了。

  所以呢,这文墟绝对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的,里面的文道废稿等级极高,有的甚至诞生出了灵性,身为文道至宝级别的文物,突然宣告死刑,送入这文道绝地,他们如何甘心?天长日久地都成了疯子。

  最关键的是,这群疯子还相互联合,跨越文道之上的各种壁垒,衍生出了谁也推算不出来的变数。

  他们生于文道,又弃于文道,所以对文人格外痛恨,圣殿中的文人,如果脑子没坑,绝对不应该想入文墟。

  但今日,林苏踏空而来,来到一座阁楼之前,面对阁楼之上的一名苍老守墟人微微一鞠躬:“学生林苏,欲入文墟,请先生行个方便!”

  守墟人昏黄的眼睛慢慢睁开,眼中似乎瞬间流过无尽岁月,他的声音传来,也是无限苍老沧桑:“入文墟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为何要入?”

  “寻些启发!”

  寻些启发?守墟人眉头微皱:“文墟之中,尽是歧途,观之有害无益,又如何启发于你?”

  “先生谬也!知他人之错,可鉴自身之道;知他人歧途,可识自身正途,鉴错亦是求真,如何言不能启发?”

  守墟人仰面朝天:“有理!你去墟口,自取你入墟之钥!”

  “是!”

  林苏一步踏出,面前是一座石门。

  随着他这一步踏下,一声钟响鸣于守墟阁。

  钟声响,毫不响亮,低沉压抑,宛若亡音。

  但是,奇异的音波横掠圣殿十七宫。

  各位顶层高层人物尽皆知闻。

  “文墟钟!”一座高入云天的酒楼之中,几名天骄弟子同时抬头。

  这几位,赫然是林苏当日入圣殿之时会过的五位天骄……

  诗宫李庆诠,道宫李逍遥,法宫荀雷,画宫吴风,乐宫风九霄。

  这五位有几个共同点。其一,他们都曾是本宫第一弟子;其二,他们都败在林苏手下。其三,他们这一败之后,慢慢走近,其四,他们目前身份地位统统上移一级,他们都拥有了天外天的准入资格。

  身为各宫第一弟子,肩负阻击林某人的重任,但是,全盘失败之余,竟然个个都出息了,有点玩味是吗?

  呵呵,更玩味的事情还在后面!

  更玩味的是另外几个人。

  墨宫墨赤、纵横宫公孙畅扬、阴阳宫邹半生,被这五人一致认定,在面对林苏之时表现不够坚决,不适合成为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的核心成员,以后行事不带他们玩。

  所以,这个小圈子的人,今日只有五个!

  此刻突然听到了文墟钟,齐齐一惊:“文墟钟,又是何人在找死?”

  道宫李逍遥手一伸,面前的一杯酒突然荡漾开来,宛若道海翻波……

  “道可道!”三个字一落,他们面前出现了文墟的投影,还有那个走向入墟口的人。

  “是他!”李逍遥脸色一变。

  其余四人也一齐激动,李庆诠道:“他竟然自寻死路!”

  “正是!他人入文墟十有九成死,而他入文墟,十有十成亡!这下,不用伤脑筋了,他必死无疑!”吴风喜道。

  荀雷眉头紧锁:“此人世俗间行事,号称滴水不漏,今日突然出此奇招,却是为何?”

  李逍遥道:“也许他并不知道进入文墟意味着什么,这就是出身破落户而且上方无人指点惹的祸……”

  他们看到了文墟门口的情况,圣殿各宫自然也同时看到了,各种文道伟力之下,林苏进入文墟的场景,无声无息出现在无数大人物面前。

  包括白老!

  白老目光微动,竟然似乎有了几分激动。

  而洛无心府上,洛无心一盏夜灯点亮,投影出这幅影像,洛无心眼睛里似乎也有火苗在闪烁。

  “公子,他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